【鬼故事】真人真事

昨天傍晚,大約是七點左右,天已經黑了.我去五道口電影院附近的商店買東西.走到商店門口時,一個年青的女孩和我打了一聲招呼.我馬上認出她了,她是我的大學同學,而且她當時是系學生會主席,我當然對她很熟悉.雖然以前我們兩人關係一般,但是隔了兩年再見面,自然是非常高興的.

我們在一起聊了大約半個小時,說了一些以前大學里的事情,我奇怪的是,她對其他同學的隱私了解得清清楚楚.她說她現在正在清華讀研.並留下了她的宿舍電話和手機.

今天早上,我打她的手機,竟然是別人的手機.打她宿舍電話,竟然是公用電話.我十分奇怪.

剛才我通過校友錄,查到她在北京的家里的電話,打到她家里.她媽媽告訴我,她在半年前出車禍死了.我有點不相信,因為我昨天傍晚明明見到她了.怎麼可能她死了呢?我又給以前的其他同學打電話,他們均證實,她的確在半年前出車禍死了.

關於我在五道口見到鬼的事情.這是真實的事件.但事情並沒有完.

剛才,我竟然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.大約是六點半左右.我吃完了飯,一個人正在實驗室里看書.突然,我的手機響了.但我奇怪的發現,手機上竟然沒有來電顯示.我接了這個電話.原來是那個女生打過來的.我頓時嚇得汗毛都豎了起來.

實驗室里沒有一個人.我害怕的問她,你在哪里?

她說:"我在你樓下,有點事想對你說,你能下來一下嗎?我不方便上去."

我急忙抓著手機跑到旁邊的實驗室里去,因為那里有幾個同學在聊天.他們見我臉色蒼白,慌慌張張的跑進來,都很奇怪.我也不好對他們說什麼,但我總感覺有點安全了.因為畢竟人多.

她在電話里繼續說:"你現在有事嗎?我真的有點事想對你說.我現在遇到困難了,你必須幫幫我,否則我就完了."

我說,半年前的車禍是怎麼回事?

她沒有說話.然後掛了電話.

我從視窗向外面看去,在路燈下,果然有一個白衣白褲的女孩向遠處走去.也許是她,但我不敢確定.因為,我沒有看清楚.

我保證以下所述,句句是實.希望找人幫助我.

昨天傍晚,她給我打了電話之后,消失了幾個小時.整個晚上,我不敢單獨在實驗室里待著.我害怕得要命.

十點鐘左右的時候,我和一群同學一起回到宿舍里,因為宿舍里人多熱鬧,我就不恐懼了.

大約十一點半左右,我們宿舍的人關燈睡覺了(我們宿舍住了包括我在內的三個人).我也睡了.

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被尿憋醒了.但我非常奇怪,因為我從來沒有起夜的習慣.並且,晚上我也沒有喝多少水.我在迷糊中,披著衣服,出了房間,去走廊的公共廁所.

廁所的燈還亮著,但非常昏暗.

我方便完之后,剛一轉身,突然發現她站在我身后,白衣白褲,長發披肩.我幾乎當場嚇暈了,我嚇得開始哭起來.一個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哭,實在不好意思.

我問,你想怎麼樣?

她說,我沒有惡意,真的,我只是有件事對你說.你聽我說完,說完了,我馬上就走,再也不找你了.

我說,那你說嘛.

我裹緊身上的衣服,全身發抖的看著她.

她說,你別怕.我真的不會傷害你.不信你看.我其實傷害不了你.

她把一只手伸向廁所便池之間的隔板,我發現她的手穿透了隔板,而當她把手縮回去時,隔板完全沒有損坏.

我說,你有事快說嘛,我冷.我要回去.

她說,我來找你,是有事告訴你.其實,你是我的初戀男友.

我說,根本不可能.我們以前根本沒有這種關係.

她說,我們以前是肉體上沒有這種關係,但是精神上有這種關係.因為,我以前一直當你是我的男友.而且,你應該知道,我從來沒有別的男人.

我又怕發抖,說,我並不了解你,就算是吧.你現在找我,是有什麼事嗎?

她說,我是被人害死的.我曾經愛過你,而且我知道,你從來沒有愛過我,這不公平.我希望你能幫助我一次.

我說,同學之間,應該幫助你,談不上公平不公平的,你說吧,我能幫助你的事就一定幫助你.

她說,車禍是一個圈套.我其實是被人害死的.我不甘心,我一定要報復.你如果不幫助我,我絕不放過你~~~~

她的最后一句話,是竭斯底里的說的,充滿了憤怒,而且聲音特別大.我幾乎嚇癱了.

我討好的說,我一定幫助你解決困難.你要是需要錢,我今天就燒給你.

她的情緒有些緩和了,她停頓了一下,慢慢的說,我要上班了.以后我會找你的.謝謝你答應幫助我.你可以走了.

我急忙抱頭跑回宿舍里,爬上床,我發現兩個室友正在熟睡.這個時候,已經是早晨六點了.

(得知車禍真相,但不關我事,我不管)

昨天凌晨,我和鬼面對面交談過.我知道,事情還沒有完.但我已經不害怕了.因為嘛,反正鬼也見過了,無非就是那個樣.沒什麼好怕的.

今天凌晨,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,突然我感覺一陣極其冷的寒風吹進了我的被窩.我醒了.她正坐在我的床頭.

她示意我不要出聲.於是我不出聲.

她又示意我跟她出去,我就披上衣服跟著她來到走廊.

我們在走廊面對面的站著,她沉默了一會兒.開始說話.她對我講了一個讓我吃驚的凄涼故事.

半年前的一天晚上,她騎自行車去五道口玩,在商店門口,她的自行車不小心擦傷了一輛奔馳車.奔馳車上的兩個男人和她發生爭執,要求賠償五千元.她當時拿不出那麼錢,而且,賠償五千元,也是敲詐.爭吵之后,兩個男人要她上車,說是要到她家去找她父母拿錢.她想,回家也好.起碼父母會幫助她.於是,她指明了自己家的地址.兩個男人把她的自行車停在路邊,把她弄上了奔馳車.

可是,他們並沒有把她送回家去拿錢.而是,把車開向上地方向的郊外.她慌了,但已經晚了,在車后座,一個男人死死抓著她.她跑不掉了.

奔馳車最后停在一個廢棄的工地里.那時,已經很晚了.

兩個男人把她拖下車,先是狠狠的打她,然后逼她脫光衣服,趴在奔馳車上,然后輪奸了她.並且採用了各種性劣待的手段,導致她全身傷橫累累.

兩個男人輪流折磨她,一起折騰到凌晨快天亮了才算罷休.

兩個男人最后命令她穿好衣服,說,你可以走了.

她急忙穿好衣服,跑到公路上,想攔一輛車報警.可是,她身處郊外,又是凌晨,哪里來的車呢?

這時,她發現那輛奔馳車風馳電掣的向她駛過來,她想躲開,但來不及了.

一瞬間,奔馳車將她撞得彈起來,當她落到地上時,奔馳車又從她身上碾過去.

她死了.

后來,她知道,她死后,警方將此事當作一般的車禍處理了.她的父母也認為她是去郊外找同學(因為她經常去上地找同學玩)而遇到的車禍,奔馳車主賠償了她父母六十萬元錢.此事就這麼解決了.甚至她父母真的認為那只是一起普通的車禍,所以沒有上法院.

聽完她的控訴,我問,你想要我為你做些什麼呢?

她說,我要你幫助我,要求警方重新查清我的這個案件.抓住那兩個男人.

我立刻討好的答應了.我知道,如果我不答應,她不會罷休.但我在想辦法,如何對付這個鬼.

她笑了,對我說,謝謝你.細節的事,我再找你吧.明天凌晨兩點,我們在你宿舍的天台上見面.現在我要上班了,你先回去吧.

回到宿舍里,我發現,此時又是凌晨六點了.室友還在睡覺.

我躺在床上,睡不著.我並不想幫助她解決車禍的事.因為我跟她並不是很熟悉,只是同學關係.我沒有義務幫助她解決這麼大的一件事.再說,這件事完全與我無關.多一事不如少事,我憑什麼這麼多事呢?再說,她是鬼,我是人,我如果為了一個鬼而得罪了那兩個奔馳車主,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,他們肯定是很有地位的人,說不定他們會找人做了我.再說,這麼麻煩的事,我可不願意管.

大約七點鐘的時候,我想好了.於是我叫醒我的兩個室友,楊和陳.把我的這幾天的經曆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們.他們非常驚訝.但看見我一臉的認真,他們也相信了.並且,他們願意幫助我一起把這個鬼解決掉.

楊說,他今天就去找他的一個遠房叔叔,他的那個叔叔很有些本事,是個法師.可以捉鬼.

洗漱之后,楊和陳坐車去辦這件事了.我不敢去,因為我害怕鬼會跟蹤我.所以我來到實驗室里,實驗室里人多,我就不害怕了.但明天凌晨兩點,我相信我和楊和陳,肯定能夠制服這個女鬼.

(明天凌晨開展打鬼行動,絕對真實,一切就緒!)

下午三點多,楊和陳回到宿舍給我的實驗室打了個電話.在電話里,楊說,一切搞定了,他見到他的那個遠房叔叔了.

楊的叔叔說,其實對付鬼非常簡單.只要用水煮桃木枝,然后把趁鬼不防備,把這些水潑到鬼的身上,這樣鬼就會暫時現身,所有的正常人都能夠看見.在這個時候,鬼是虛弱無力的,沒有任何超過常人的力量.只要周圍的人把這個現身的鬼弄死,就象弄死一個人似的.那麼,這個鬼就永遠不能超生.也就是說,這個鬼以后不但不能在人間出現,而且也不能在另外一個世界出現了.這個鬼只能永遠在極其空曠的宇宙空間中孤獨的飄渺流浪,永遠不能見到任何人或者是鬼.任何人或者是鬼也不可能見到這個鬼.

楊的叔叔說,這樣做對那個鬼是非常殘酷的.如果那個鬼並沒有做太多的惡事,不妨放過這個鬼.因為,如果讓鬼現身之后,打死這個鬼,那麼這個鬼將會失去一切,而且肯定這個鬼會永遠痛不欲生.

一個在空曠的宇宙空間中流浪的鬼,也是人間的平常人經常說的------孤魂野鬼.

楊說,他叔叔已經給了他桃木枝,要他煮一個小時就可以了.他正在用電爐煮呢.

我說,多煮一會兒,煮三個小時吧.準備充分一點.

剛才我回宿舍安排一下,明天凌晨兩點,是我和鬼約會見面的時間,我和楊和陳兩位室友,我們三個人一定要把這個鬼消滅掉.

大家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吧.

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‧

我剛才上線看看,發現大家都不相信我,我下面把我在幾個小時前的經曆講述給大家. 我要對大家說,無論你們相信與否,這個故事都是真實的.我以我的人格向大家保證,我沒有寫假故事.

昨天晚上大約十點,我回到宿舍,楊和陳已經把桃木枝水熬好了.

我對楊陳二人說,到時候,由楊負責潑水,只要鬼一現身,陳負責首先攻擊,必須一擊而中,然后我們三個人一起把鬼弄死.

楊說,沒什麼的,潑水之后就開始攻擊.

陳說,我不擔心什麼,一定除掉這個鬼.但是,楊在潑水之前,我和楊都看不見這個鬼,怎麼辦?

我說,這個好辦,我到時候面對著天台的門站著,我會引著鬼站到我的對面,也就是說,女鬼會背對著天台的門站著.當鬼站在我的對面時,我就點燃一支煙,然后咳嗽幾聲,這就是信號,只要聽見我咳嗽,看見煙一點燃,楊就立刻對著我潑水,但水肯定不會潑到我的身上,因為,我的對面站著那個女鬼.水肯定會潑到女鬼身上,這樣,鬼就會現身.

我們將桃木枝水裝在一個廣口杯子里,這樣方便潑出.楊的叔叔說過,只要鬼身上沾了一點點桃木枝水,就現身了.

楊和陳二人各準備了一根鐵棒,到時候,他們準備用鐵棒進攻.我準備了一把短刀,準備到時候作為武器,把鬼捅死.

凌晨兩點.我把短刀插在背后,上了天台.我們的宿舍有七層,我住在五層.六七兩層是老倉庫,七層上面就是天台.楊和陳埋伏在天台的門旁邊的一個大柜子后面.

我看見她已經等在那里了.白衣白褲,長發飄飄.

她看見了我,輕輕的笑了笑,說,謝謝你,這麼準時.

我討好著說,呵呵,我一直想幫你呢.你有事就說吧,我一定盡全力幫你.

我在天台上走動著,想把她引到一個背對著天台的門的固定位置,給楊一個有利的攻擊方位.

她不知不覺的跟著我走動著.

當我面對天台的門的時候,我停下來了.她也站在我的對面.我感覺事情非常順利.

我和她的距離不到一米,而她背對著天台的門,她的位置距離天台的門不到四米.楊可以順利的對她進行攻擊.

我用借來的防風打火機點燃了一支煙.

她關切的對我說,少抽點煙吧,對身體不好的.

我沒有說話.然后,猛烈的咳嗽起來.

她急著說,你怎麼了?你病了嗎?今晚先去看醫生吧?

她說到這里,我看見楊已經從天台的門里沖了出來,出現在她的背后.而她卻還在對我說這些廢話,完全沒有防備.

楊一手拿鐵棒,一手拿廣口杯.楊向著我的方位,把手一揚,廣口杯子里的桃木枝水全部潑出來,十分準確的潑在她的背上,我感覺有一點點冰涼的水也濺在我的臉上.

她凄厲的慘叫一聲.扭身就跑.

楊大叫一聲,好呀,現身了.然后,持鐵棒向她砸下去.

她側身一躲,竟然躲開了.

但是,在楊身后,早有準備的陳並沒有放過她.陳又是一棒砸下去.正砸中她的腦袋.陳是一米八五的大個子,而她卻是個不到一米六的瘦弱女孩.哪里經得起這麼一棒?

她無力的慘叫一聲,倒在地上.

她還在無力的掙扎.

我從背后抽出短刀,想給她一刀.

楊攔住我,說,先玩玩吧.

楊狠狠的一腳踢向在地上掙扎的她,她被踢得翻過來.低聲慘叫著.楊和陳又猛的用鐵棒狠狠的砸在她的身上.她凄厲的呻吟著.嘴里含糊不清的在說著什麼,可能是在求我們.但我們哪里肯放過她.

我從天台上撿了幾塊碎磚,狠狠的砸在她的腦袋上.她躺在地上,還在掙扎,她虛弱的看著我.但我一腳踢向她的眼睛.又用磚猛砸她的頭.她不能動了.但還在微弱的掙扎著.

我發現她竟然這麼強.就是消滅不了她.

我和楊和陳,三個人圍著她.用鐵棒和磚頭猛烈的打她,同時拼盡全力用腳狠狠的踢她的要害位置.

她只能無力在地上扭著.痛苦的呻吟著.

最后,她不動了.

我們也打累了.

最后,我拿出短刀,狠狠的捅了她十幾刀.

我和楊和陳都很累,我們就三個人圍著她坐在地上,開始休息..

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.

我試了試她的呼吸,發現她已經停止了呼吸.而且,我發現她也沒有了脈搏.

過了大約一分鐘,我發現她的屍體開始溶化,就好象一塊凍硬的奶油由於溫度昇高而變軟了一樣.她慢慢的變成一灘粘糊糊的物質,然后,她變成一大灘液體,灘在地上,非常惡心.

我非常驚訝.

楊說,沒什麼的.我叔叔說,鬼被打死之后,就會變成一灘水,現在說明鬼死了.而且,鬼也已經進入了極其空曠的宇宙空間,無依無靠,永遠都是處於孤獨飄渺的狀態.她已經變成了一只孤魂野鬼.再也不能害人了.

這時,我聽見在我的上方不遠處,一聲凄厲的尖叫,是她的聲音.

她喊著,你怎麼能這樣啊~~~你怎麼能這樣啊~~~~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啊~~~~~~~~~~~~~

她凄厲的叫聲越來越遠.

我感到很高興,因為我知道,她進入了極其空曠的宇宙空間,無依無靠,永遠都是處於孤獨飄渺的狀態.她已經萬劫不復了.她已經變成了一只孤魂野鬼.再也不能害人了.也不會害我了.

故事寫到這里,我要對大家說,無論你們相信與否,這個故事都是真實的.我以我的人格向大家保證,我沒有寫假故事.

女鬼又找上門來了,冒死發貼,跪哭求助,斑竹勿封!

我就是作者.如果不相信,我可以把我以前的貼子拿出來給大家看看.我先在這里向大家保證,我說的事,完全是真實的.沒有一個字的假話.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保證.

我之所以後來不承認我的所做所為,是因為我發現大家都在罵我,所以,我就不承認了.這樣可以少挨一點罵.最多說我欺騙大家.其實我真的殺鬼了.

但是,鬼又找上門來了.

本來,楊的叔叔說過,如果把鬼殺了,那麼鬼就變成了孤魂野鬼,萬劫不復.但是,我們三個人當時把女鬼輪姦了,後來我沒有好意思告訴大家.楊的叔叔說,女鬼死的時候留下了人的體液,那麼這個女鬼就不會死了.而且,以后桃木枝水也對她沒有作用了.而我們三個人當時並不知道.

現在,女鬼已經纏上我們三個人了.整個晚上在宿舍里待著.我們三個人都怕得厲害.

楊的叔叔說,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,找十個以前知道殺女鬼事件的男人,一起到他那里去,他會告訴我們該怎麼做.

所以,我求助以前的網友幫助.謝謝大家.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我們三個哭求大家相信並幫助我們吧!我們再也不敢殺鬼了.

我不是在開玩笑,人命關天.哭求大家幫助我.

昨天, 那個女鬼在我們宿舍鬧得厲害.我們真的怕極了,報了幾次警,但警察來了,又看不見女鬼,反而說我們三個神經病.甚至要告訴我們的導師.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了.

登錄註冊進行評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