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鬼故事】往下看,我會幫你

已編輯 十月 2018 閒聊

我讀中專的時候,有一半的時間沒有呆在學校。常和一幫哥們去打檯球、去迪吧玩、調戲小MM。反正就是典型的小混混人物。成天無所事事。

有一天晚上玩的很晚了,我記得很清楚~那天是6月18號,那天喝了很多酒,但是頭腦還是清醒的。從酒吧出來,和他們告別後,我喊了一輛的士回家,路上吐了好幾回,的士司機還很不耐煩的和我吵了一架,沒要錢就開走了。把我一個人晾在馬路邊。就這樣我一跌一撞的在大街上走著,過馬路的時候,突然有一輛大卡車急速駛來,大燈照到我臉上很耀眼。嚇的我魂飛魄散,還好我沒動,卡車從我身邊拂面駛過。不然今天就不用在這給大家談論我的經歷了--!經過這麼一嚇,酒完全醒了。急忙招手又喊了輛車回家去了。到了家,把房門鎖上,習慣性的把電腦打開。看了看時間,已經淩晨3點過了。

可是沒有一點睡意。於是洗了臉,坐在電腦旁把QQ登上~打開空間偷菜。偷著偷著,隱隱約約中好像聽見有個聲音在説話,好像是從樓下傳來的,一陣一陣的。我當時沒有在意,繼續偷菜。下意識又看了看時間,3點17分。我還刻意把手機時間調成和電腦一樣。不一會,那個聲音又傳來了,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清晰,仿佛就在自己腳底下。我移開椅子順勢低頭看,那聲音又不見了,我把房間的燈打開~拍了拍臉,讓自己清醒清醒,以為是自己酒喝多了。關上燈,又坐了回去,接著上網~沒過多久,那該死的聲音又傳來。這次我很確定就在我腳下,我低頭向下看,什麼都沒有。是我耳朵有問題?忽然感覺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,我回頭一看,沒人。我開始緊張起來,趕忙把房間等打開給自己壯壯膽。不斷告訴自己,幻覺。是幻覺。。。突然回過神來~發現我在這裡住了那麼久,屋子從來沒有像今晚這麼的靜過。我不禁的打了個寒顫。畏畏縮縮的回到位置上。啪!!!電腦主機冒煙。

我一下子火了。念叨著,去他X的,什麼破電腦。早不壞晚不壞這個時候壞。。。正在生氣中,那個聲音又傳來了。就在自己腳底下,是一個女人的聲音!就在驚恐中,我的左肩膀又被拍了一下,我慢慢轉過頭去,依然什麼都沒有,我嚇的想要跑出去。剛一邁腿,怎麼都走不動。好像自己腳被什麼抓住了一樣。恐懼已經完完全全將我籠罩。那個聲音不斷的從屋子各個角落傳過來。很悽慘、悲涼。我嚇得閉上眼睛,一動不動的站著,祈禱這一切快一點結束。就在這時~我的背感覺冰涼,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身上晃來晃去。嚇的我都喘不過氣來,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仿佛聽見耳邊有個女人的聲音在説~看下面~我會幫你。天啊~雞皮疙瘩起了一身。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。這這麼可能!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。!豁出去了,死就死吧~我睜大眼睛,猛的彎腰直勾勾的看著地上,一具裸體無頭女屍,我的臉和她的脖子只有幾毫米遠,突然她鬆開了我,一個縱身自己摔了個狗吃屎。!躺在地上~著天花板上昏暗的燈,左搖右搖~視線慢慢模糊,不知道是嚇昏了過去還是睡著了。眼前一片漆黑~

第二天早上,起來發現地上有好幾根女人的長頭髮,和一小團風乾的血跡。我開始回憶起之前發生的事情,心底還有點害怕。身上感覺麻麻的。記得最後是有個女人在對我説,往下看,我會幫你。想想我都還鬱悶那是什麼意思?“哎~管他呢,別再讓我遇上就行了。”拍拍屁股起來去了學校。很長一段時間都住在學校裏。

大概過了有5~6個星期,有一次下樓去收晾在樓下的被子。看見看門的大爺大白天在燒錢紙,我便好奇去問他為什麼。他説他們家誰誰誰死了,昨天還去他家找他要錢,在下面沒錢花了,燒點錢給他。聽完,我還覺這大爺挺迷信,一個念頭一下閃過,想起了前不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,便嘮嗑似的講給大爺聽。大爺聽完後,告訴了我一個天大的秘密。讓我全身冒冷汗。他説:“在我們還沒搬進來這房子的時候,有一對夫妻,在家裏吵架,男的把女的腦袋砍了下來。然後自己自殺死了,好像是在10幾年前的19號發生的,這個房子好多人都不敢住,説每戶住進去的人都害怕,説晚上都聽見怪聲,有不乾淨的東西。”19號!?如果好好算算,那天淩晨3點~不就應該算是19號嗎。!我不斷的問著大爺,你確定?他的回答始終如一:“我那麼一把年紀了,騙你小孩幹什麼。”聽完,我馬上給我媽打了電話,告訴了他這件事。!那晚上我沒敢再家,去了網吧上通宵~玩傳奇。。。

玩著玩著,覺得有點乏了,看了看時間~淩晨3點整。我伸了伸懶腰,打了個哈欠,揉揉眼睛,數以朦朧。那件事情不自覺的就在我腦海中回蕩起來。正當我納悶整件事情的時候,忽然那晚的畫面在我眼前閃過,一個男的拿著大刀,慢慢像我走來。似笑非笑的看著我。讓我毛骨悚然,手裏還拎著一個女人的腦袋,我嚇的緊閉雙眼~不敢吱聲,他越走越近,走到了我身旁,打量著我。用刀在我身上搖晃,冰涼冰涼的,很難受。我手足無措,我正想跑,突然腳下的無頭女屍緊緊的抓著我,我心臟都差點跳出來,我不知所措,只好默默祈禱。突然他揮刀就要向我脖子砍來,正當我覺得就要死了的時候,耳邊有個聲音在對我説:“往下看,我會幫你。”我想也沒多想,猛的彎下腰,看見一個裸體女屍雙手拽著我的腳。似乎有種讓我別害怕的感覺。想著想著,心裏居然有一絲絲的安慰~大刀唰的一聲從我肩膀飛過,她送開了雙手,一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。我倒在地上,昏了過去。

後來,我媽專程去廟了求了一個護身護,到現在我都還挂在脖子上。還在我床頭下放了一個小紅包,我媽説不能看也不能扔了,我一直不知道它是什麼,就這樣靜靜的壓在床頭下已經8年,每次晚上的時候總會感覺身後像是有個人一直在看著你,但總沒有事情發生。。。

原文:Yoko雅萱

登錄註冊進行評論。